DNA草图:弗朗西斯克里克破译的生命秘密

如果说有趣,就不得不提位于伦敦尤斯顿路的惠康典藏博物馆了。这座博物馆的有趣之处主要是因为在医学的探索过程中,人们曾经产生过许多误解,这些误解、缺陷都被忠实地记录在馆内的医学模型、图画上,有时让人哭笑不得,有时却又让人觉得充满了想象力,非常有趣。

博物馆用于展示关于医药、生命与艺术,过去、现在与未来,以及一切能够激发观众探寻生命意义和生活价值的藏品。因此,藏有许多不寻常的医学文物和原创艺术作品,比如18 世纪象牙雕刻的解剖孕妇、南丁格尔女士的鹿皮鞋、藏有古代春宫秘事的中国瓷器水果盒、最早实施开颅手术的人类头颅遗骸,以及一系列描写伤痛、生死及医学的古典主义画作等。每年吸引超过70万的参观者,被誉为“无可救药的好奇心”的免费目的地。

除此之外,惠康博物馆的临时展览也非常吸引人,他们经常选择一个极具话题性的主题,比如睡眠和梦境如何与我们的社会、文化生活联系在一起,借由不同的主题向来访者讲述有意思的故事。这个博物馆所承载的生死之间的冲突性以一种超现实的方式被释放,这也是惠康典藏博物馆把观众纳入展览的最早尝试。

1953年,英国科学家弗朗西斯克里克与美国科学家詹姆斯沃森发现并勾画出了DNA即脱氧核糖核酸的双线螺旋体结构,揭开了生命科学的新篇章。

克里克与沃森揭开DNA双螺旋结构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1951年,克里克在英国剑桥大学卡文迪许实验室工作,在这里他遇到了自己终生的搭档沃森。抱着对DNA相同的好奇,两人一拍即合。当时研究DNA结构的团队并不仅仅只有沃森和克里克,但却是他们率先提出了DNA双螺旋结构。

1953年3月7日,他们在实验室中联手搭建的DNA双螺旋模型宣告成功,这项发现最终为克里克和沃森赢得1962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荣获诺贝尔奖后,克里克并没有因此止步不前。1958年,他提出中心法则,简单而又形象地阐述了遗传信息的传递途径,它已成为现代生物学最重要最基本的规律之一。

惠康典藏博物馆中珍藏着弗朗西斯克里克亲手绘制的铅笔画的DNA草图。这幅图说明了双螺旋的几个机构特征:首先为右旋,双链以相反的方向运转;核苷酸,即链的构成块,具有形成骨骼的一个部分和伸向螺旋中间的一个部分(碱基);一个链中的内部伸向碱基相互对齐,因此能够与相反链中的碱基配对。最后一个特征对 DNA 十分关键,这个特征能够执行将基因信息从一代传给下一代的功能。

克里克是在他和沃森创建出著名的模型之前还是之后绘制了这幅草图,我们至今无法得知,但这幅草图诠释了简单的图解能够帮助人们理解复杂问题的作用。

惠康典藏博物馆在2001年买下了克里克的文档,当时,克里克的身体并不好,他希望自己作品和相关文件变成这座巨大医学博物馆的一部分,供人们免费参观、翻阅。博物馆专门建立了弗朗西斯克里克档案室,来存放他多达2000份的纸质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