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民的名义:柬埔寨恶魔波尔布特的兴衰成败

柬埔寨红色高棉最高领导人波尔布特有着传奇而跌宕起伏的一生。他领导的红色高棉在柬埔寨也曾权倾一时,1998年随波尔布特去世而彻底衰落下去。波尔布特,1925年出生于磅同省一户相当富裕、有20公顷水田的农村家庭中,从小受到了比一般同龄人更多的良好教育。6岁时被送到王宫附近的莲花寺学习小学文化,9到12岁做沙弥。还俗以后被送去一所罗马天主教公立学校求学。15岁到磅湛、金边上中学。他在少年时待人和善、沉静稳重、温文尔雅、学业精进,丝毫没有一点反叛的性格和斗争精神。他哥哥沙洛苏昂曾说:“波尔布特小时候胆小而温顺,看到家里杀鸡也会躲得远远的。”波尔布特在20岁时,了解到苏联是独掌江山,以后亚欧又建立了10多个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精神上受到极大的触动,对马恩列斯毛的生平、事业、著作由一般了解上升到渴求熟知,直到忘我崇拜。对毛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学习他的著作、诗词,阅读他的生平、传记,写读书笔记,办小报,开会宣传毛的革命思想。1949年波尔布特在金边唯一的技术学校毕业后获得奖学金去法国巴黎修读无线电电子学。在巴黎,他的主要精力并没有花在无线电电子学研习上。他觉得能在未来革命中熟练使用无线电电子通讯技术以迷惑敌人、联系友人、壮大队伍就可以了。他把大量的时间精力用于查阅马、恩著作,组织留学生研讨国际形势、商讨如何改变柬埔寨的命运。他常在位于巴黎拉丁区的住宅召集活跃青年开会,激烈抨击时弊,宣扬马列主义革命理论,号召在柬埔寨闹革命、实行。此外还去工人区采访调查,在革命同情者和柬侨中为未来革命募捐,积蓄政治资本。为掩护革命言行,他有意无意像巴黎没落子弟那样,打台球、弹吉它、喝酒、泡女人,样样精通。1950年成立“柬埔寨马克思主义小组”三人委员会中,波尔布特是委员。在革命活动中结识了乔帕娜利并与她结婚。到1953年,由于他学习成绩几乎滑落到底,而其政治上的激进活动,又使他名声雀起,奖学金保不住了,柬政府迫使他返回柬埔寨。回国后,波尔布特未改革命志向,也未急于去找份工作做。他想的是现在自己已经成为职业革命家了,任何其他工作也没有革命更让人着迷、更让人沉醉。他继续在城乡研习、宣传马列主义。1953年1月他在菠萝勉省加入越盟控制的“高棉解放运动”。该组织几千人中只有三个柬埔寨人,所有的人都要讲越语,连通讯员、炊事员、种菜人都是越南人。虽然省县乡村主席是柬埔寨人,可实权掌握在越南人手里。波尔布特认识到革命运动虽需要国际援助,但必须独立。1955年筹备建立柬埔寨自己的革命政党。1960年9月30日,在金边附近一个铁路工人家,召开了11人参加的柬埔寨即红色高棉成立大会,正式代表9人,代表全国1000多名党员,摆脱了以越南人为主的印度支那。波尔布特就是柬共一大代表,这也成为以后柬越关系恶化、导致越南出兵柬埔寨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成立柬埔寨一国范围的,打破了越南人建立印度支那统一国家的美梦。红色高棉建立后,仍处在地下活动状态,当时西哈努克国王的侦探已经在暗中认真搜寻红色高棉的活动踪迹,由于波尔布特正处于年富力强时期,有受过西方良好教育的背景,又有城乡群众工作经验,个人言行很有风度,颇具魅力,沉稳大气,较长时间未暴露身份,而且党内威望不断升高。1962年,红色高棉杜萨被害,农谢提名波尔布特为,常委仍是3人即波尔布特、农谢、英萨利。1963年西哈努克宣布要逮捕红色高棉34人,为了躲避风声渐紧的抓捕,波尔布特同他的几位亲信乔森潘、达莫、农谢、英萨利等人逃到菠萝勉、磅湛、蒙多基里、腊塔那基里等边区。1968年在深山老林里组建了红色高棉游击队,进行游击战争,实行武装割据,开始了以武装夺取政权的艰苦斗争。到1970年有游击队员1000多人。政治上扩大外联外宣、内肃内编。波尔布特所学专业为无线电电子学,深知无线电通讯对联络外援、宣传自己的作用,于是在茂密的热带丛林中,办起了“红色高棉之声”电台,不断向外广播王国的腐败,痛骂国王是无能昏君、和事佬、揭露美帝国主义在印度支那战争中的暴行,声称红色高棉拥有30万游击队,游击区是铜墙铁壁,是任何力量也摧不垮的。同时利用电报与越南、前苏联、中国、朝鲜官方建立联系,秘密派员出访、学习取经、接受培训、争取物质与道义上的援助。1965年党员达2000人,1975年达4万人,红色高棉的人数和知名度的确大增,柬问题也成为世界热点问题之一,红色高棉武装力量从此壮大起来。波尔布特还对红色高棉和游击队实行肃反、改编,把一些可疑的帝国主义分子、保王分子、越南奸细、妥协分子、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统统清理出去,其中一部分人从肉体上消灭掉,以绝后患,剩下的“革命坚定派”进行重组,打破家乡、年龄、派系的划分,造成人人互相监督的局面。以此提高红色高棉内部纯洁度,增强战斗力和凝聚力。经济上扩大外援外贸、自给自足。柬埔寨北部原始森林,气候温热,雨量充沛,山深林密,盛产珍贵树种如柚木、橡胶等,也富产猫眼绿等宝石,另外还盛产。波尔布特下令开采林木、勘掘宝石、收割,通过柬泰边境贸易换回急需的枪炮弹药、医药医疗用品、服装、粮食等,还让游击队和农民在林间空地种粮菜以增强自给能力。由于存在巨大的商业利润,泰国方面对柬泰非正常边境贸易长期开一眼闭一眼,方便了红色高棉的自养自强。军事上扩大突击蚕食,旱守雨攻。波尔布特谙熟的游击战争理论,常利用柬埔寨政局动荡、内忧外困之机,集中优势兵力,突击一点,以获全胜,掌握了战场主动权。蚂蚁啃骨头,逐渐蚕食非游击区敌方领地,10多年坚持不懈。旱季便于政府军发挥重型武器装备的优势,红色高棉则实行防守,在丛林中玩迷藏,消耗官军。雨季政府军大部队不便行动,红色高棉则四出袭扰,攻城夺地,扩大游击区。双方力量对比慢慢发生了有利于红色高棉游击队的变化。1975年随着前苏联国力和影响逐渐达到它历史的顶峰,越共取得了南北越的统一,波尔布特一生中最辉煌、最得意的4年时间到了,红色高棉政治活动高潮时期也到了。这一年波尔布特率全部穿黑衫裤的红色高棉军攻占首都金边,推翻了美国人扶植的朗诺、施里马达集团的统治,并把西哈努克国王及王族成员囚禁起来,宣布柬埔寨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由红色高棉执掌政权。波尔布特随即成为民主柬埔寨新政府总理。首先,不分青红皂白地没收一切私人产业。由于红色高棉长期在丛山峻岭中打游击,完全靠自给自足生存,金钱对他们来说没有用,因而认定其他人接受财产归公也是很自然的。许多工商业主、农场主及有产者们因不堪红色高棉的重压,纷纷逃亡。有的投奔美、英、法等国,有的投向越、老、泰等国。走不了的都被编入郊区劳动营,只好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从事自给自养的劳动。其次,愚昧地废除了一切城市,把城市里的人基本上都赶到乡下去种田,并让城里人在郊外设立的集合区里过集体生活,吃大锅饭,睡大通铺,并天真地认为这样做可以加速消除城乡差别和两极分化,尽快地向过渡。再次,废除货币,停止使用一切形式的货币,关闭商店,物品由国家集中调配分发。这样一来,社会上原本较为富裕的人们由于生活条件急剧恶化,生存受到威胁而骤变成为反对红色高棉的力量。一般的平民生活也多有不便,普遍处在动荡不安之中。又次,关闭所有寺庙,严令僧尼蓄发还俗,耕田自养,更不允许人们从事任何宗教信仰活动,而只能参加柬埔寨召集的政治会议和政治活动。此外,废除旧式家庭、婚姻,严令原有的家庭要在红色高棉指导下,按照“革命化”原则进行重组。就是夫妇各自的服装也是大致固定的样式,而不能搞任何形式的特殊。另外,红色高棉在文化上也进行了彻底的清理。不但关闭了学校、电影院、剧场、舞厅、图书馆等,而且还禁止人们看外国电影、电视、书报、杂志,禁听外国电台等。大家只能集中听读红色高棉机关报、收听“红色高棉之声”广播。而对能听外台、会说外国话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则一律予以。由于工农业生产停滞、倒退,外贸几乎中断,商业被取缔,金融活动被冻结,文化生活被封锁、禁止,无数的家庭重组、离散,加上大规模的政治清洗,致使柬埔寨的人口大量减少。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估计,在红色高棉执政的4年期间(1975~1979年),柬埔寨因、病饿、逃亡而死亡的人口约200万,占全国人口的1/3。仅是因肃反扩大化而被的干部和群众,就有大约10万人。红色高棉推行的极左政策,既失去了人民的支持,也引起统治集团的内哄和分裂。波尔布特是坚持原有路线的主要成员之一,而宋成、英萨利、农谢、乔森潘是妥协派的主要代表,韩桑林、洪森则是亲越派。1978年初,波尔布特在红色高棉向何处走的问题上与妥协派已产生明显的分歧,只是大敌当前,仍然维持着貌合神离的关系。亲越派则没那么好的耐心,他们先后对波尔布特搞了刺杀、下毒等活动,但都没有威功。1978年6月,刚任第4师师长的韩桑林在靠近越南的东部地区伙同区委书记、柬共中央索平率5个师叛变。由于政变部队大部分士兵信任波尔布特,所以,这场政变很快被,最后,索平自杀,韩桑林、洪森带几个人投奔了越南。1978年12月,越南派出10万大军开入柬埔寨,由于红色高棉上层不团结,民心涣散,兵无斗志,只好拱手让出江山,重回森林打游击,使得越南人得以轻易地扶植韩桑林执政。1979年7月,红色高棉建立“柬埔寨爱国民主民族大团结阵线”,力图挽回早已失去的民心。但人们心有余悸,已对加入红色高棉领导的运动和组织失去信心。无奈,1979年12月波尔布特辞去了总理职务,而改由乔森潘继任,但实权仍操纵在自己的手中。进入了80年代以后,国际形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红色高棉内部因经不住长年的煎熬,于1989年迫使波尔布特辞去了红色高棉的最高领导之职。1991年解决柬埔寨问题的巴黎和会召开,柬埔寨内战暂告一段落。在联合国监督下,1993年5月举行了全国首次大选,西哈努克国王的儿子诺罗敦·拉那列和原韩桑林部队的一位师长洪森成为了柬埔寨政府的两首相,柬埔寨大致安定了下来。红色高棉对大选的态度分歧十分明显。乔森潘等主张回归社会,参加大选,波尔布特则坚决反对,结果以波尔布特为首的极占了上风。1994年7月,柬埔寨国民议会宣布红色高棉为非法组织。在柬埔寨政府军事进攻与和平安抚两手一齐抓的政策下,红色高棉处境日益困难,逐步在走向分化、瓦解、衰落。1996年8月,英萨利率红色高棉3000多名士兵投向政府,使得红色高棉的士气大伤。次年6月,红色高棉总司令宋成与波尔布特等就投向政府还是原地坚持游击战争的问题发生激烈争吵,结果宋成全家被杀。红色高棉总参谋长塔莫克为报复对宋成全家的屠杀,率1000多名红色高棉士兵围剿波尔布特并将他拘捕,并在“人民法庭”上宣布波尔布特因犯“背叛民族”、“杀害同志”等罪,被判终身监禁。1998年4月15日,波尔布特因心脏病突发去逝。4月22日,红色高棉最后一个据点安隆汶失守,3500多名红色高棉官兵正式编入柬埔寨武装部队。塔莫克、乔森潘、农谢率红色高棉残余部队三五百人进入了柬、泰边境的丛林中。12月25日,乔森潘和农谢致函洪森,宣布承认并尊重王国宪法、国王和王国政府。至此,只有塔莫克仍在边境藏匿,红色高棉基本上已从柬埔寨的政治舞台上消声匿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