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保人承担责任后可否向其他担保人追偿

2016年9月23日,河南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与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分行签订《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双方约定借款300万元,借款期限为2016年9月23日至2017年9月23日;借款期间利率为年利率8.265%,逾期罚息利率加收50%为年利率12.3975%。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有权根据实际逾期天数按照罚息利率计收复利。

同日,许昌宏创节能建材装饰有限公司、河南中汉建设机械有限公司分别与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分行签订保证合同,约定自愿为上述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杨某安、赵某远、张某月、薛某明、薛某杰、牟某琳等11人分别向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分行出具个人保证书,均自愿为上述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为自借款发放之日起至贷款到期后再往后延续五年。保证范围为主合同项下的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赔偿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和所有其他应付费用。

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分行此后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将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许昌宏创节能建材装饰有限公司、河南中汉建设机械有限公司,及杨某安、张某月、薛某明、薛某杰、牟某琳等11人诉至法院。

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3日作出(2018)豫1002民初187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偿还中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许昌分行借款本金300万元及利息、罚息、复利(利息自2017年3月11日起至2017年9月23日按年利率8.265%计算;罚息自2017年9月24日起按年利率12.3975%计算至还清欠款之日止;对2017年3月11日起至2017年9月23日借款期间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自2017年9月24日起按年利率12.3975%按日计收复利);许昌宏创节能建材装饰有限公司、河南中汉建设机械有限公司,及杨某安、赵某远、张某月、薛某明、薛某杰、牟某琳等11人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偿还责任;案件受理费33582元、保全费5000元,由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许昌宏创节能建材装饰有限公司、河南中汉建设机械有限公司,及杨某安、赵某远、张某月、薛某明、薛某杰、牟某琳等11人连带负担。

案件执行过程中,赵某远于今年1月4日后陆续履行执行款共计65万元。此后,赵某远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被告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偿还原告65万元;被告杨某安对上述第一项诉求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张某月、被告薛某明、被告薛某杰、被告牟某琳对上述第一项诉求在连带保证责任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即每位被告须支付原告54166.7元);本案诉讼费用、保全费、律师费由被告承担。

河南省许昌市建安区人民法院于今年6月28日作出(2021)豫1003民初270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被告杨某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赵某远偿还65万元,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150元,由被告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和被告杨某安承担。一审判决作出后,赵某远不服提起上诉。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审事实清楚,法律适用准确,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本案系追偿权纠纷,引起追偿权产生的法律事实是作为担保人的原告向债权人实际履行担保义务。本案中,原告赵某远作为担保人向债权人履行担保义务的时间为今年1月4日之后,此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已生效,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民法典施行后的法律事实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民法典的规定”之规定,本案所涉追偿权纠纷应适用民法典的相关规定。

原告赵某远现已承担部分保证责任共计65万元,向债务人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追偿65万元,合法有据。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为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为杨某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第二条“本法所称个人独资企业,是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由一个自然人投资,财产为投资人个人所有,投资人以其个人财产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经营实体”之规定,个人独资企业系非法人组织,个人独资企业对外的权利义务实质上等同于投资人的权利义务。

杨某安作为个人独资企业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的投资人,应当对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的债务承担无限责任,杨某安应同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一起对案涉追偿债务承担偿还责任。

关于原告赵某远是否有权向本案其他担保方追偿的问题。本案中的担保人之间未约定相互追偿,也未约定承担连带共同担保,且本案的自然人担保人系分别向债权人出具个人保证书提供担保,原告未能证明各担保人在同一份合同书上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故原告虽已履行部分担保义务,但其不享有向案涉其他担保人的追偿权,原告要求被告张某月、薛某明、薛某杰、牟某琳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保证人享有代位求偿权。民法典第七百条规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有权在其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内向债务人追偿,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但是不得损害债权人的利益。故赵某远有权在已承担担保责任65万元范围,向债务人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追偿。

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系个人独资企业,属于非法人组织,依据民法典第一百零四条规定,非法人组织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其出资人或者设立人承担无限责任。杨某安作为出资人应同许昌盛泰矿山机械厂一起对案涉追偿债务承担偿还责任。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有关担保制度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第三人提供担保,担保人之间约定相互追偿及分担份额,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请求其他担保人按照约定分担份额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担保人之间约定承担连带共同担保,或者约定相互追偿但是未约定分担份额的,各担保人按照比例分担向债务人不能追偿的部分。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第三人提供担保,担保人之间未对相互追偿作出约定且未约定承担连带共同担保,但是各担保人在同一份合同书上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请求其他担保人按照比例分担向债务人不能追偿部分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除前两款规定的情形外,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请求其他担保人分担向债务人不能追偿部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概而言之,如果共同保证人之间相互要追偿,除非约定为连带共同保证及多个保证人在同一合同书上签字、盖章或按指印,或者共同保证人相互之间有约定,否则相互之间没有追偿权。本案中,担保人之间未约定相互追偿,也未约定承担连带共同担保,原告也未能证明各担保人在同一份合同书上签字、盖章或者按指印,故原告不享有向案涉其他担保人的追偿权。

需要指出的是,同一债务有两个以上保证人,保证人之间相互有追偿权,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内依法向部分保证人行使权利,导致其他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后丧失追偿权,其他保证人主张在其不能追偿的范围内免除保证责任的,法院应当予以支持。(姚晓磊 罗亚培)